白崇禧军事水平被高估了桂系精锐2个师打不动陈

2020-01-27 05:29 军事

  1949年4月的江西,鹰潭以西,包括南昌、九江都是白崇禧集团的防区。白崇禧将兵力的三分之二,约10个军、16万人,从江西湖口至湖北宜昌沿长江一字排开,担任江防任务。剩下的5个军,约8万人,担任长沙、南昌等地的防务。其中,防守九江的,是第10兵团下辖的46军2个师。而第3兵团下属的48军3个师,则驻扎在南昌、高安等地。

  白崇禧号称“小诸葛”,但实际上尽皆小聪明。以他的江防部署为例,46军虽属桂系,却是歼后重建的,战斗力弱。白崇禧将其摆在九江、湖口一线师分割部署到安庆,摆明了是想“丢卒保帅”。而桂系主力第7、第48军此前并未遭到解放军沉重打击,三大战役结束后已跃升为军头等主力。

  这样的部队,白崇禧则牢牢抓在手里,将其分别部署在浙赣线上的长沙、南昌两地。如果情况不妙,这两个军可沿浙赣铁路迅速收缩到湖南中部地区保存实力,以拖待变。

  不过,第二、第三野战军于4月20日傍晚发起的渡江战役进展之神速,大大出乎的预料。5月19日黄昏,陈赓第4兵团14军41师进抵拖船埠以东地区,击退了由南昌南逃之敌的先头部队,歼其2个营。敌见势不妙,趁着夜暗又窜回南昌。

  与此同时,42师攻占了樟树,正待西渡赣江。38、39师在李家渡渡过抚河,向丰城以北挺进; 43师也赶到了李家渡。37师进至南昌县武阳渡茌港一带。而四野先遣兵团此时也在向东南方向席卷,于17至19日相继攻下了军事要地贺胜桥、汀泗桥及咸宁城。43军攻势迅猛,在攻占了阳新后,继而解放瑞昌,逼近南昌,与在樟树以东的14军形成了对南昌之敌的南北夹击之势。

  此时的南昌附近,有军第48军的138、175、176师、第46军的188、236师,共计5个师的野战部队,最高指挥官是第10兵团司令官夏威。

  5月20日晚,陈赓第4兵团第13军37师前卫抵达抚河东岸绿里河村一带。指战员们望着河对岸稀疏的灯光,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。几天来追歼敌人的疲惫和劳累,为之一扫而空。各团、各营纷纷请求担任主攻任务,争取“解放人民军队的诞生地”这一殊荣。

  21日凌晨1时,该师前卫110团在团长吴效闵、政委张谦率领下,出敌不意地偷渡抚河,推进到谢埠的板溪李村、南嵩、北嵩和东湖贾村、王家庄、梧岗一线师师长周学义、师政委雷起云见前卫进展顺利,便决心一鼓作气,解放南昌城。

  解放军突然出现在距南昌城不到15公里的谢埠,令白崇禧大为震惊。他急令夏威立即夺回谢埠,企图趁解放军立足未稳,迫使解放军退回抚河东岸,掩护军队主力西撤。

  夏威的反应速度还线时,他已经组织起驻南昌东南郊的46军188师、48军175师,2个师的兵力共计1万余人,兵分三路。在猛烈炮火的掩护下,从南、西、北三个方向,向孤军深入110团猛扑过来。与此同时,夏威还组织炮火封锁抚河,阻止解放军后续部队过河增援。在他看来,己方拥有绝对的兵力、火力优势,参战的又有175师这样的桂系精锐劲旅,干净利落地吃掉解放军背水而战1个团,还是不成问题。

  从战场态势看,夏威的自信并非没有道理,只是他低估了对手。他所面对的解放军37师,是由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红四方面军31军、白崇禧军事水平被高估了桂系精锐2个师打不动陈赓1个团抗日战争时期的八路军129师386旅一路发展而来。该红军师是陈赓第4兵团的头等主力。110团团长吴效闵、团政委张谦面对绝对优势之敌的反扑,并没有慌乱。考虑到身后的抚河渡口已被敌炮火封锁,部队在这种情况下后撤乃是自乱阵脚之举。因此,他俩决心不顾第3营已经被敌人从全团的战斗队形中割裂出来的严峻局面,组织部队就地防御,为师主力渡河反击争取时间。

  从21日7时至9时,军2个师发起了8次进攻。首当其冲的,便是已经与110团主力失去联系的第3营。面对8倍于已的军,3营营长安玉峰与副营长李东海各率2个连,在板溪李村和南嵩、北嵩一线阵地与敌短兵相接,展开村落战。当军突入解放军阵地时,3营指战员与军队展开白刃格斗,连续打退敌7次进攻。

  当军集中兵力,疯狂地发起第8次冲锋时,扼守阵地前沿的3营8连指战员们,伏在路旁的水沟和稻田里顽强作战。8班班长高小堆面对军队1个营的兵力,在全班只剩下3名战士,子弹快打光的情况下,机智地拿过伤亡战士的军帽,放在阵地显著位置迷惑敌人,并在这里打一梭子弹,那里甩几颗手榴弹,使军队误认为3营8连阵地增加了兵力,始终未敢前进一步。

  军队在3营8连阵地前碰了壁,又转向进攻3营7连阵地。3营7连指战员同样给敌以沉重打击。在战斗中,7班副班长祁州身负重伤,忍着剧痛,紧握冲锋枪,朝来犯敌军猛烈射击,率领战士们打退了敌军的进攻。

  在不到2个小时的时间里,110团3营伤亡了300余人,但是他们牢牢守住了阵地,并让军付出了更大的代价。

  在进攻3营阵地同时,军的2个团在炮火配合下,也向110团2营东湖贾村、王家庄、梧岗一线连战士在朱林双腿被炮弹炸伤,他忍着剧痛,抓过一挺机枪架在阵地前沿,猛烈扫射敌军。2营5连连长许延举指挥一个排扼守阵地,顶住了军1个营的多次进攻。2营指战员浴血奋战,连续打退军的8次进攻,军死伤300多人。

  军大举反扑之际,抚河东岸的第37师师长周学义决心率部增援110团,死死粘住对手,为14军和43军南北对进的铁钳合拢争取时间。如果能够合围并歼灭桂系军队的这5个师,37师就算付出再大的代价也都值了。

  不过,要渡河就得有船。此时110团原先的渡口已经被敌炮火封锁,渡口周边的渡船也大都被摧毁,这该如何是好?

  关键时刻,南昌县武阳僻邪、龚家、杨家等村十几位农民得知解放军急需强渡抚河,立即找来先前藏匿的8条渡船听候调遣。百余名当地船工自告奋勇,冒着生命危险,轮番驾船往返于抚河两岸。在群众的鼎力相助下,上午10时许,周学义随同111团团长陈兴建、团政委马子安,率领该团冒着敌军密集的炮火,渡过了抚河。

  解放军增援部队居然这么快就过河了。闻讯大惊的夏威,赶忙命令188师师长指挥1个团的兵力,掉头朝111团扑了过来。这次进攻来势凶猛,给111团造成了不小的压力。该团先头2营还未及完全展开,就与反扑之敌战成一团。战斗中,2营大部分连、排长和机枪手先后倒下了。

  2营副营长李明从牺牲战士手中拿起一挺机枪,由4名战士轮流压弹,一口气打了3箱子弹,打退敌军多次进攻,毙伤敌百余人。危急时刻,111团其他几个连队赶来投入战斗。经过奋勇拼杀,终于打退了188师的进攻,守住了板溪李村、大塘胡村、牌楼秦村一线时许,军在炮火配合下,由十华观至大塘李村的弧形战线营再次陷入敌军包围之中,战斗极为惨烈。3营副营长李东海带领的2个连只剩下6名战士。李东海拖着受伤的右腿,艰难地向营长指挥的阵地转移。

  此时,3营营长安玉峰带领的2个连,能坚持战斗的战士也为数不多了。面对严峻的形势,解放军指战员视死如归,每人坚守一个坟包,继续与敌军拼杀。

  3营8连1排副排长邓富民带领7名战士,与敌军展开肉搏战,打死30多个敌人。邓富民胸部负重伤,见敌军又冲上来了,便毅然从牺牲战士的身上取下4颗手榴弹捆在一起,勇敢地扑向敌群,与敌人同归于尽。

  就这样,21日午后,110团、111团与军队反复冲杀6次,守住了阵地。敌军死伤500多人,被俘百余人。

  为使110团、111团摆脱困境,109团在37师政委雷起云和团长顾永武、团政委何云峰率领下,于下午15时许突破敌军火力封锁,强渡抚河,前来支援。这个团是37师战斗力最强悍的红军团。他们采取分割包围、各个击破的战术,迅速向十华观迂回侧击,将军175师拦腰截断,占领十华观,毙数百人,俘敌291人。

  在拥有绝对兵力优势的情况下,与37师硬碰硬拼了一天都没占到便宜,军上上下下都为之气馁。早上那股牛哄哄的嚣张气焰已荡然无存。109团的迂回侧击,让军的士气彻底垮掉了。各部队像没头苍蝇似的,掉头一窝蜂逃回南昌城中。

  21日傍晚,抚河边的响了一整天枪炮声终于停歇了。鉴于37师左翼的13军主力及14军还在向西北方向迂回的途中,对南昌之敌的包围圈尚未形成,过于逼迫敌军可能让围歼计划落空,周学义、雷起云决定让37师各部就地休整待机。

  不过,“本钱小、极机灵”的军桂系部队逃生的本领,着实出乎解放军的预料。22日天还没亮,夏威便指挥所部弃城西逃,并安排工兵在赣江上的中正桥上安放炸药,以阻挡解放军过江追击。

  5月22日下午3时,军后卫部队以猛烈炮火向37师驻地炮击,以掩护主力溃逃。周学义发现敌炮火虽猛烈,但弹着分散,没啥炮击重点,而且未见敌步兵出击,便判断有诈,遂率37师奋勇直追,全歼军后卫部队。

  紧接着,110团2营、109团2营乘胜进入城内搜剿残敌。部队到达中正桥桥东时,正准备渡江逃窜的新建县保安警察大队800多人被迫全部缴获投降。中正桥也未受到彻底的破坏。当天下午,“英雄城”南昌全部回到了人民手中。

上一篇:美苏上演《冰海陷落》争夺战?秘密军事行动堪 下一篇:以色列轰炸加沙地带多个哈马斯军事目标